叮叮当

我没见过这些吻,我敬你若神

【王黄】湍流

也有忙碌的时候,或者说,忙碌才是主基调,黄少天靠着软绵绵的垫子抱着笔记本码专栏或是赶稿时,王杰希大多拄着头坐在桌前忙论文,抬头见白灿阳光从枝叶间洒下,在窗上映着一团团柔和的光影,混着绿意葳蕤。

充满生机。

连续的输出是很痛苦的事情,黄少天临截稿时格外明显,眼下是浓重的青黑,有时一言不发出去,再进来带着窗子大开也散不去的烟味和楼梯间的凉气。

图书馆不好抽烟,黄少天烦躁时便去跑步,插着耳机边听边跑,他听歌一向随意,英文的中文的,新的老的,节奏是无一例外燃的炸裂,只求跑个痛快。

那个夏天王杰希在图书馆赶毕业论文,总是早早地去挑个靠窗的位置,太阳将落未落时,若是碰巧,抬头远眺或许能见黄少天从窗下林荫路跑过,一线余晖下身影渐渐远去隐于暗中,只留下个背影,清瘦孤独,自始至终高昂着头。

那是他们最无知也最骄傲的时候。

王杰希停下脚步看了眼时间,19:23,蝉鸣悠远,路灯暗黄的光投下,树林阴翳,夜色沉沉,能看到猎户座,耳机切到了Bitter Sweet Symphony,细碎的声响盖不住远处车声,他甩了甩头,沿着林荫路跑了下去。

大多日子琐碎又混着细小欢悦,王杰希过了开题答辩,黄少天公众号的阅读量创了新高,他们会出去庆贺一下,转身投入下一轮的奔忙。

五月槐花开了,窗一开,到处都浸着股香甜,若有若无地撩人,黄少天嘟囔了几日,到底买了瓶槐花蜜,舀一勺冲水,丝丝的甜。

低谷期自然也是有的。两个人撞在一起别提多可怕,一个赛一个的沉默,安慰鼓励都太过浮皮潦草,所幸言语并不必要,一个赤裸的眼神足以让人领会,洗过澡后发梢还滴着水,顺着锁骨一路滚下,顶进来时交换一个黏腻的湿吻,肢体交缠,头发是汗津津的湿热,身上也都是汗,却只想靠得再近一点。

黄少天长他一级,同院不同系,学长学弟之间的同学情谊不知何时变了味,那段日子他们约饭,约自习,约打球……能约的都约了个遍,过分的亲昵掺着暧昧,对视一眼也能望见对方眼里的热烈和缱绻。

互有好感,心照不宣。

在一起的契机近乎偶然,可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又透着必然。



王杰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夏夜的风也是闷热的。半小时前,他交还了寝室的钥匙,关门时不忘扔掉门口的传单。

转眼四年。

风吹过带点凉,晚间起雾,湿润地覆上裸露在外的小臂,他微微跑出汗意,天光已暗,前路被截断,灰黑天色下一隅灯火通明。

大约是最后一次来了,他想,而后望着关闭的大门哑然失笑。

夏日改换北门开放,他一向晓得,只是过往跑步总在春末秋初,下意识便来到南门。

这是身体的记忆,再不会忘。


他以为过往如潮水,来时铺天盖地,转瞬无影无踪,只是站在石阶尽头,他还能想起春日清晨,一步一步拾级而上,环顾四野,草木,远山,太阳像个橙红玻璃弹子,周遭一层浅淡天光。

和萦绕喉头的槐花蜜香。

王杰希闭上眼,恍惚又见清瘦少年单手扶把笑容恣意,只一错眼,单车已载过了一个夏天。


大约还会有一个前篇一个后续。

所以我为什么先写这篇…

评论(6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