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叮当

我没见过这些吻,我敬你若神

【王黄】从容 下

ooc高能预警

be…

日子过得飞快,转眼第九赛季,身边人来了又走。
邓复升走了,许斌来了,李亦辉走了。
内是一番大换血,外是对手崭新。霸图,蓝雨,微草,几大豪门,哪个不是经历着转型?
而阵痛,真的没有么,又或是,藏得太深?王杰希不清楚。
但即便是后者,他也要让它变成前者。
他是微草的队长,他仔细看每一场比赛并复盘,他去考量每一个有可能成为对手的团队,他熬夜给英杰做出指导分析。
他习惯了这样的方式,而且亲测有效。
如今不过是更努力一些罢了,他想。
他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对。
但是他忘记了,他以前还没有一个叫黄少天的恋人。

有了黄少天的生活像水滴溅进油锅,多了噼啪的闹腾,带来崭新的意外。

意外只是意外,不论好坏。

他想起一次常规赛,蓝雨主场,傍晚黄少天突然来到了微草的宾馆,一进屋就勾住他来了个粘腻的亲吻,嘴里还嘟囔着:“嘿王杰希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笑得灿烂而欢快。
王杰希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。
别说什么日子,他连今天是几号都不知道。
他只记得下一场是和雷霆,再下场是和临海……
他想没了肖时钦的雷霆不足畏惧,但还是要小心刘皓……
但他不记得今天是几号……

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笔记本,3.14。

有什么意义么?他想。

有什么意义么?

那一刻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的,是深深的无力感,打了整场比赛都未曾有过的深重倦意自上而下裹住了他。

无处挣脱,也不想挣脱。

“π?”

黄少天很明显地愣了一下,“派?什么派,苹果派还是香芋派,啊你说3.14那个π,王杰希你…不行笑死我了…”他捧着肚子笑个不停,王杰希看着他笑,嘴角也跟着上扬。
他想他现在笑的一定很丑。

“哎呀你不知道吧,3.14是白色情人节啦,我也是前两天去超市听两个小姑娘说的啊……”

他的恋人嘴还在动,可王杰希却不想听。若硬是要形容,大约是千斤巨石落地,一时轻松却还没缓过来。

只是心头有些空。

“喏,给你,被你们赢了还巴巴送上门来,没下次,下次打翻你们……”
后面的王杰希没有听,他只是看着手里的小东西,他有点分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,但他知道绝不是高兴。
是有一点高兴的,但太浅,盖不过那些深的沉的重的,坠得他心口有点疼。

“你说说你也不送我点啥,好歹也算个情人节啊王大眼……”黄少天还在说着,嘴角是欢快的笑,王大眼三个字他一顿一顿地念出,还不忘去勾他的肩。
“明天送你。”
“哎你语气这么郑重干嘛,不过你说要送了啊那我可得好好想想……”黄少天边说边笑,从里往外都透着欢快。

黄少天笑的时候整个人都热情洋溢,两颗虎牙尖尖地露出来,很是可爱。
他总是在笑,连抱怨的时候都在笑。

“你这队长当得也太尽职啦!”黄少天笑着说,露出两颗虎牙。“十次找你九次都在复盘啊研究啊,男朋友来了还抱着荣耀。”

“不然呢?”

他冲口而出,下一秒就意识到语气不妥,应该说两句缓和的,他想,但他突然就没了气力。

他想到无数次深夜他在复盘,他在研究队员们的训练记录,而黄少天呢,黄少天在跟他说G市哪家糖水好喝,说郑轩今天睡迷糊了穿错了袜子,说他们蓝雨坑了队长一顿麻辣小龙虾……

疲累自骨子里一点点渗出来,带着点没来由的怨愤。

不,不是嫉妒,他明白黄少天作为副队绝不轻松,也因而这样的琐碎才更加难能可贵。

他只是再没力气去回应,对话连他都感到敷衍,焦躁到不想去听他把话说完。

愧疚后是自责,自责后是焦躁,然后,循环。

而后是冷淡。

起初一人的冷淡,终是演变成两个人。

直到一日他发现他们已经足足一周没有说过话。

于是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。

他喜欢黄少天。
他讨厌黄少天。
他想要黄少天。
他害怕黄少天。

那些满溢着的热情,掺着阳光的大笑,露出的两颗尖尖虎牙,欢快的热烈的灿烂的,都是黄少天啊,都是他喜欢的黄少天啊。

黄、少、天。
他一字一字念出,连名字都恣意灿烂。
当然也可能是他爱屋及乌。他苦笑。

他被热情所打动,却无以回报。

最重的枷锁,永远是他自己打造的那副。
身处湍流,挣脱不能,抽身不能。

而后是蓝雨和微草的一次常规赛。
那一日是普通的一日,没有什么意义。
但意义是可以由人赋予的。
王杰希便想起曾经一日也是常规赛结束,黄少天拦住他,说我们在一起吧。
他怔了下,说好。

一时间过往岁月洪流铺天盖地,他竟生出几许带着荒谬的平静
然后他点头,说好。
一如当年。

午夜梦回,他不是没有想过那些意外。

他的生活里已经没了意外。

当然,意外只是意外,无论好坏。他想。

却是点点滴滴都泛着光彩。

END

评论(13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