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叮当

我没见过这些吻,我敬你若神

【王黄】从容 上


王杰希面前是电脑屏幕幽幽的光,再前是一片黑暗,那里有床,有地毯,有大床房的透明浴室,还有他熟睡的恋人。

自亮处向暗处,莫说是床上人,连床也看不大真的,只一团深深浅浅的黑。
然而他依旧能想象出黄少天此时睡得香甜的样子,相比他醒时的精力旺盛,睡梦中的安静无疑是可贵的,呼吸声平稳,在黑夜中浮浮沉沉,间或两声低鼾,远不像平日里太阳般耀眼,那甚至近乎灼眼了。

正是夏休期,那一日他们聊的什么王杰希已不大记得,总归是些琐事。也许网购的鞋子不够合脚,或是衣服溅上了油点。
至此不外乎两种结束,或是忙起来回消息时断时续便再聊不起来,或是直截了当说要去泡面洗衣等诸多用手的活计。
夏日午后,王杰希已是昏昏欲睡,对话本应结束于他沉沉睡去而屏幕上空留几句待回的话,怎奈黄少天一句从天而降让他一个激灵。

你最近没事吧,我想去b市溜达,给我当导游呗。

有事也要没事,毕竟彼此心知肚明来看的是景还是人。

黄少天六点下的飞机,直接打的来的,正是燥热的天气,王杰希本来要带他去吃点凉快的,见他一副恹恹,问他他才说前几日有些喉咙痛,吃了些药,结果昨夜又头痛了起来,今日没好反而更重了。

王杰希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先带着他去找酒店,顺带买了点药和汤汤水水之类的吃食。

病号身子懒,上了床就不想下来,王杰希想让他洗个澡再睡,他偏哼哼唧唧地撒娇,王杰希推也推不动,索性自己先洗,出来见买的饭还好好地放在桌子上,黄少天人团在被子里,显是睡熟了。

王杰希静静地看了他一会,又扫了眼一旁的温度计,没烧,他把温度计收好,顺手给黄少天掖了掖被角。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,又不是重感冒,睡一觉怎么说也能缓和些。

可再轻,也是病着。

恋人带病坐着飞机穿越了大半个中国来看自己,听起来就是个浪漫的事。

王杰希不是不感动,却也……没什么欢喜。

他叹了口气,轻手轻脚地关了灯,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不忘把电脑屏幕背向床。

有光无光,泾渭分明。

周遭一片漆黑,一只手突然搭到肩膀上,再配上段bgm,简直就是鬼片经典桥段。
当然,鬼是不会因为感冒哑了嗓子的。

“你不会还在复盘呢吧,哎还真是在复盘…这都几点了…”
黄少天嘟囔着,也不穿鞋,赤着脚走了过来。

屋内只电脑屏发着幽幽的光,映得黄少天脸色诡异得吓人。
王杰希没来由地想起个段子。
我见眼前人似鬼,料眼前人见我应如是。
可两只鬼又有什么不好?

他揉了揉太阳穴,看了眼电脑下角,“是不早了,你不再睡会?”
他已有些倦了,夏休期手头也没什么紧要的活。
可他依然对着电脑,没有上床。
哪怕只是在耗时间。
若不是黄少天醒来,甚至都不会知道他晚睡。
知道又如何呢?

“睡睡睡早都睡够了,”黄少天嘟囔着,刚醒连带感冒,带着点瓮瓮的鼻音,他边说着边自后揽住王杰希,头搁在他的肩头,像一只熊抱紧了它的蜂蜜罐子。

吃不着摸两下也好,熊伸出了爪子。“你头发怎么这么湿,也不吹吹?”他顺口说。
然后他又短促地啊了一声,带着点恍然后的小窃喜,手越发不规矩起来。
“别闹,”王杰希短促地说了一声,带着点无奈,“你不是还感冒么…”
“哎呀一点小感冒明天就好啦,别老板着脸,来笑一笑!”也是睡醒了,黄少天精神正足,身子一下下蹭着他,撩人。
到底什么也没做,撩人的被裹进被子里老实躺下,被撩的也关掉电脑,躺在他身旁。

梦里仿佛又回到那段欢快日子,第八赛季,他们刚在一起。
王杰希不大能想起那段日子他们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,只记得黄少天的笑,张扬肆意,明亮狡黠。
那些日子都镶着层金边,沾着点儿光便是光芒万丈。

而后是季后赛,更多人记住的是蓝雨的亚军,微草卫冕失败却少有提及。
提了又如何,不过是和蓝雨一样都败于轮回之手,来为彼时尚是新科冠军的轮回添点风头。

第八赛季,浸满蓝雨和微草的苦涩。

而夏休期,王杰希和黄少天一起度过了那个万物疯长的季节。

正是情浓时分。热烈的季节,连眼神也足够热烈,赤裸裸地看着对方,无需煽情的言语,动作都很是直接,交换一个粘腻的吻,撕扯衣服肢体交缠,汗水滴在竹席子上,粗重的喘息低声的啜泣,直到倦极倒在床上,空气里还蒸腾着情事的气味。

王杰希以为便是这样了,冠军还会有的,他一直坚信着,而炎炎夏日,窗外是一片疯长的树,墨绿色的叶子裹着阵阵蝉鸣,而窗内,在他身边,他的恋人光裸的胸膛上还满是汗水。

一片生机勃勃。

评论(8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