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叮当

我没见过这些吻,我敬你若神

【王黄】黄少天的奇幻冒险

这是个阳光很好的下午,壁炉里面木柴在燃烧,温暖昏黄的火光伴着噼啪声响。
王杰希倚着扶手椅昏昏欲睡,听他的爱人滔滔不绝谈他屠龙的冒险经历。

虽然话题好像有点歪。

“……那片森林里野物特别多,哪像暗黑峡谷,连根毛都没有,全是黑醋栗,又酸又涩,唉不说暗黑峡谷了,你想想烤得外皮焦脆的兔子,割开就是细嫩的肉,撒上盐和胡椒粉,对了那片森林里还有香茅草,就是叶片细长闻起来像柠檬的那种草,和兔子一起烤,焦香还带点辣……”说着黄少天还吞了口口水,他居然把自己给说馋了!

“我有个问题。”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,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。

“啥问题你说你说!”黄少天明显还没从烤兔肉和香茅草中缓过神来,一脸向往,“明天我们去捉两只兔子烤吧!”

“明天不行,我要去微草,后天可以。不过龙在哪里?”王杰希一脸严肃,亏得他还记得正题是屠龙。

“龙?龙在山谷里啊,就是戈薇山谷,穿过森林就是山谷你不要急嘛,要耐心哟,像我就十分耐心,我可是一个能看着自己队友都被打倒也隐忍不动的耐心高手!”

王杰希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所以你还记得你要讲屠龙经历么……


所幸这次黄少天及时回归主题。

“……然后我急忙藏在草丛里,那可是个大家伙,长得丑极了,长脖子衬得它脑袋好小,它张开翅膀的那一瞬间我还以为天黑了,老天,它真的很大……”

王杰希静静地听着,他的爱人正比划着那条巨龙张翼,他说得太过兴奋以致整个身子都跟着颤。王杰希给他倒了杯茶,那是他们一同选的杯子,上面攀缘着细长的藤蔓,细看才会发现里面藏着点点碎星。

王杰希笑着看他的爱人一口饮尽后的满脸餍足,他知道那双眯起来的眼睛睁开后定是熠熠生辉。
他的爱人眼里也藏着星星呢。

故事的结局普通得近乎无趣,过程却足够惊险,英勇的剑客历经九死一生战胜了巨龙,救回无辜的少女并把她送回村庄。

过往的血与火湮灭在如歌岁月,无畏的精神世代流传,曾仗剑屠龙的剑客此时没有握剑,他只是坐在壁炉旁同他的爱人共享午后红茶和悠闲时光。

“你以后路过那里说不定还能听到吟游诗人在讲我的故事呢!”他的爱人骄傲地结束了他长达一个半钟头的屠龙传奇,里面满是他挥剑的英姿和各种不相干的琐碎,龙反倒出场太少成了龙套,王杰希却只是默默听着并未吐槽。

这的确值得骄傲。

作为一个近战的剑客,他不能进行枪炮师和元素法师的远程偷袭,他没有弹药专家和机械师的工具炸弹,他甚至不像同为近战的战法有着元素加持,面对龙,他只有手中那把剑,和他自己。

而他们有着悬殊的体型差距,龙周身覆着的坚硬鳞甲大大削减了剑客可攻击的部位,更不要提龙喷吐的致命火焰,自这片大陆上有生命留下存在的痕迹起,能屠龙的剑客怕是一只手都能数过来,黄少天当真无愧剑圣之名。

更何况他那时只有十九岁。

王杰希真为他的爱人骄傲,他值得骄傲。

“喂喂喂,明明是你要我讲的,怎么还听走神了,王杰希你还能不能行!”他的爱人反倒不依不饶了起来。

还未从那点骄傲里出来,听到这般聒噪真是毁气氛。王杰希暗想。然后才想起自己诱他说这段传奇的初衷。

“所以……”他有些迟疑。
“所以什么?”见他正色,他的爱人也直起了身。

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,“你当年为什么要加入联盟?”


不过几年前,整片大陆还是由教廷统治,那是个黑暗的年代,剥削压迫是对肉体和财富的摧残,对精神的束缚却更为致命,曾有吟游诗人当众疾呼“生而不得自由,终亦不得自由”,随即便被以恶魔信徒的罪名处死,有无数的少女被冠以女巫之名押上火刑柱,仅仅是因为她们父兄差事出错……压迫带来反抗,沉默隐含力量,火种已埋藏在灰烬下多时,爆发,只等一个时机。

而后一线峡谷一场恶战,教廷伤亡惨重,微草的名头惊动了这片沉默已久的大陆,不错,教廷一手遮天的大陆是沉默的,连吟游诗人的歌喉都被勒住,英雄事迹只能存于妇人们的口耳相传中,然而这场混战最突出的并不是微草那位日后被誉为魔术师的当家,而是黄少天的妖刀之名。

那一线剑光,带着红衣主教心尖的血,劈开了遮掩这片大陆足有一个世纪的黑幕,自此反抗之火燃遍大陆,自由之光势不可挡,而妖刀之名也震彻四方。

日后黄少天现身于蓝雨阵营不是没有人提出疑惑,但很快他们都心照不宣地自行寻到了解释,和剑圣有关系的也许不是微草,而是微草那位出手奇诡的魔术师。而战后他二人的亲密更是证实了他们的猜想。

然而王杰希知道不是这样,他与黄少天于一线峡谷战后方才结识,那一战于微草是打开局面,于黄少天却不过是他与主教的私人恩怨。

他犹记那日他邀黄少天加入联盟,彼时黄少天还不是他的爱人,一番混战后身上还带着血和尘灰,却盖住了他那股子少年意气,他如一柄真正的妖刀般,眉眼俱是冷色,唯独一双眼睛亮的惊人,他就那么弯弯眼睛带点笑说,“联盟啊,还是算了吧……”随后又是东拉西扯一大堆,王杰希默默听着,再不挽留,此后黄少天南下,他率领微草立足北方。

彼时他自认为对黄少天有三分了解,黄少天在他眼中,相较于英雄、骑士,更类似于那些仗剑走遍大陆的旅者,他不热衷于热血的激昂或是革命的狂热,他只是终此一生去寻找更强的对手,磨砺他的剑锋,而比起联盟与教廷之间的斗争反抗,他大约更愿意去救一个少女脱离火海,或是给贫苦人家带去热腾腾的面包和奶酪。

他更像是一个东方的侠客,对那些所谓的“改革”嗤之以鼻。

也因而日后当他听闻妖刀加入蓝雨时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震惊了,他想不通以黄少天的性子怎会愿意加入联盟,毕竟联盟之于他已可算作束缚。

疑惑就此埋于心间,兜兜转转,昔日少年已成他愿携手一生的爱人,战火纷飞的日子过后,他们终于能有一个悠闲喝茶的午后来聊天。埋在心底的疑问就这么吐露出来。

当然,王杰希只是问了他的爱人在一线峡谷后的经历,他猜是那段经历对他的爱人产生了足够深远的影响,却万万没想到他听到了一个屠龙传奇。


王杰希有些无奈,只好单刀直入。

然后是一片长久的寂静。

他看到他的爱人垂下了眼,那双总是生机勃勃的眼中竟有些黯淡,然后他的爱人开口,语气平淡,像叙述他人的故事。

“你还记得我说我屠龙后救过一个少女么?她得罪了她们村庄的神父,便被送给龙充做祭品。

“我把她一路送回了村庄,顺手宰了那个神父,还警告了那里的教徒,让他们不要为难姑娘和村民,”他的爱人顿了顿,“我告诉他们过些日子我还会再来,我是不是很机智?”

说到这里他的爱人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有些狡黠的少年,嘴角还微微扬起,可这抹笑实在有些吝啬,转瞬即逝。

“我其实不信那些教徒有那么大胆子去报复,否则他们当初完全可以多给我制造一些麻烦。”他的爱人耸了耸肩。

“但是过了些日子我还是去了那个村庄,也算是给那些教徒小小威慑,而且那个村庄的馅饼很好吃。可是,”他的爱人嗤笑了一声,“我只看到那个姑娘的坟墓,土还是新的。”

他的爱人语速变快了。
他说他以为这是教徒们对那个女孩的报复。
他说他当时提剑就奔向教堂。然而他心中还有疑惑,他不懂之前畏缩如鼠的教徒们哪来的胆子。

然后王杰希看着他的爱人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,他就那么很难看地笑着说,我没猜错,他们确实不敢。

教徒们确实不敢,只是村庄里陆续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端,诸如主妇们的面包突然霉变,诸如下起了百年难遇的大雨,诸如村子里的婴儿们都病了……

有闲言开始传来,碎嘴的主妇们说这一切是姑娘招惹的祸患,因为天气是从姑娘回来开始变得不正常,婴儿们也开始彻夜哭闹,渐渐那些小伙子们也开始私下议论,他们说姑娘被献给龙还能活着回来本身就不正常……

闲言碎语越来越多,直到有一天,从早到晚,风声笼罩了整个村庄,凄厉得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,天空阴云密布,却没有雨滴下,人们望着这诡异的天象都惊惶战栗。而傍晚,婴儿的哭啼声消散于呜咽风声,一位少妇怀中的婴儿在挣扎一天后终于死去,在呼啸的狂风中,那位少妇的父亲带头将姑娘绑在了火刑柱上,他身后跟着的小伙子们都高举火把。他们说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予她以庇护,使她在龙爪下存活,而她将要祸害整个村庄……

王杰希打了个寒颤,他不是那些没有见过血的毛头小子,但这一刻他依然胆寒,无知愚昧的人们做出的事连最残忍的人都无法做到,因为他们自诩正义。

教徒们什么都没做,连煽动都没有,这一切仅仅源于村民们自以为是的恐怖,而偏偏他们将此冠以正义之名。

他听他的爱人还在说,他的声音很低,吐字却慢,那些字仿佛是一颗颗钉子,要用尽全力才能吐了出来,掷在地上还能听到沉闷回响。

他说你知道么,我去村庄的时候那些主妇们还请我吃馅饼,她们和蔼而又热情,每个人都在笑,赞美我的剑法,感谢我除去了那条龙。当我提起那个姑娘时,他们脸上完全没有愧疚,只有满满的痛恨与快慰,那些小伙子们脸上甚至还带着点骄傲,在他们心中,他们烧死少女和我屠龙大约都是一样的吧……


王杰希觉得喉头有些涩,他看向他的爱人,他的爱人也看向他,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浓重的无奈和悲哀。

王杰希想他明白了他的爱人为何要选择联盟,当民众的思想已然腐朽,便已经不是一个侠客手刃几个主教神父可以有所助益的,这片大陆需要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,而自由精神将如不死鸟一般在血与火中重生。

他的爱人眼帘低垂,一只手松松地搭在扶手椅上,像是在打瞌睡,但王杰希知道他不会睡的。

他深知他的爱人骨子里有着不同于表面的悲观,却又有着满满坚韧与执着,因而他只是温和地阐述,想借此宽慰他的爱人,“教廷怎么说也统治了一个世纪,便是他们刚上台时刚出生的婴儿也已垂垂老矣,而他们的后代更是受着教廷的教育长大,所以这也都是……”

王杰希有些说不下去,还能说什么呢,说这也都是正常的么?这怎么能是正常的?

无辜的少女被烧死,而举火把的人自诩英雄!

他的爱人摆了摆手,“我懂,我都懂,王大眼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地安慰我,我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子,我都懂。”

然后他的爱人扬起头,一如过往无数日子里的骄傲,夕阳温暖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,仿佛他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“上个世纪已经过去,崭新的世纪正由我们开启。”

这句话王杰希曾说过,在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邀黄少天加入联盟时,彼时他们一个是正在躲避教廷通缉的魔道学者,一个是游荡四方的剑客,彼此不经意碰到的眼神中还有隐隐的戒备。

而当这句话从他的爱人口中吐出时,他们已是亲密的爱侣,他们之间毫无间隙。

这不过是个寻常的午后,有红茶,阳光和扶手椅,他们以后还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午后,一同谈天说地。

英雄总归迟暮,传奇也会老去,岁月流转,终有一日会带来皱纹和迟缓,只是他们,在彼此的眼眸中,永远都是最初的少年。


当然,这是他们眼中的彼此,而在吟游诗人的故事中,蓝雨的剑圣和微草的魔术师,他们,都是传奇,不朽的传奇。

后世里有太多吟游诗人用华丽的词藻来描摹那段黑暗的历史,并给予联盟那些领袖者封号,诸如“斗神”、“拳皇”等,以致于人们错以为这是段英雄辈出慷慨激昂的时代,无疑他们是英雄,但这段时代并不振奋人心,这只是一群抗争者在用生命发出自己的声音,甚至在最初,他们只是一群被追杀的不信者,他们反抗教廷的行为与螳臂当车无异。

然而他们对自由的渴望终为他们赢得无上荣光。

自由意志不败,荣耀精神长青。

FIN

重打了下tag…

评论(10)

热度(60)